哈二狼

一个沉迷游戏巨懒无比的人。

23 hour【cube excape系列+撒艾 恐解向

写在前头:

这是一个致【沉】敬【迷】Rusted lake的产物 其实大概就是沿用rusted lake的一些设定剧情瞎写着玩玩【。】

顺便 Rusted lake就是绣湖公司作品 一个手机和pc平台上都有的一系列日式解谜游戏

——其实就是那个逃离方块系列。

 

很少写这种恐怖解谜向的文可能出bug见谅【不过我会尽量避免 欢迎指出x

其实我本来真的就想瞎写写结果不小心拖长了【。】为了尽量避免bug 放出来的基本是检查之后的存稿 目前其实已经写到大概一半的进展了,不过我还是想先发大致确认无误的部分,现在就是发个开头断一下后路【。

 

其中的英文句子还有一些设定多半借鉴于绣湖我自己是肯定想不出来这些东西的【。】因此玩过这个系列游戏的同好们大概会看到无数熟悉的梗和话...

 

这篇文的迷题设定和背景目前主要或者预备参考了cube excape 的以下几个系列:

season,

case 23,

Rusted lake【本身有一部逃离方块系列叫绣湖】

Root【大概后文会涉及...吧】

当然整个背景和故事线其实是要打通锈湖全系列才会慢慢明晰的

【虽然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打通 连全系列实况都没有完全补完...而且其实绣湖本身的剧情就有争议,本篇大多是个人理解【可能还外加私设】...虽然不一定是官方的意思但是也基本经过视频和网上的考据  智商有限【...】还请谅解oyz】 

 

以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完全抑制不住自己放毒搞事的冲动...【。】

 

啊再补一句最重要的——一篇侦探x警官的设定,撒艾。

 

 

23 hour

 

——the past is never dead.IT is not even past.

 

 

【序】

 

这是一个阴暗潮湿,密闭而没有任何通透的房间。蔓延的苔藓已脓化出了不少淤黑的斑块,仿佛早已将这个房间所有与外界流通的缝隙塞满,却还有不少锈色的液体,从墙缝和天花板之间,一滴一滴的渗出。

 

一个几乎令人窒息的环境。

 

也许事实正是如此。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死寂一般的房间终于溢出的些许细微的喘息。

 

“...喂,撒加,没有时间了。”伸手去接住那些滴落下来的液体,但当它们捧在手上的时候,却和普通的水一般透明无差。即使尝试了无数次都是这样的结果,棕发的青年已经放弃了思考这件不合常理的事。他转头看向坐在身边的人,那个神情专注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一刻不停地皱眉思考的人。

 

“直接选择吧。”

 

“两个人一起离开这里。”

 

“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我们只能两个人一起去死了。”压抑地轻咳了两下,在这逐渐缺氧的环境下待了这么久,而现在的他们不可能继续撑过1个小时。

 

然而,对方没有了回应。他就这么继续看着他,从眼角,眉梢,一直看到下巴和嘴唇。

他无奈地笑了笑。

 

“那么,不如用它来决定吧,如何?”一个泛有金属光泽的物体被伸到了蓝发青年的眼前。

 

撒加静静地抬起头,目光里渗透着猜忌。他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位头发稍显凌乱,一只手似略显无力的低垂,而另一只手毫不动摇的平伸至他眼前的棕发青年。他靠在潮湿的墙沿,他瞳孔里的青焰像似不曾燃竭的灯火。

 

他的手里,是一把上膛了的金色手枪。

 

——————————————————————————

【01】

 

 

一个明亮的房间。桌椅,家具,植物都好整以暇的摆放着。若不是地上的尸体和血迹,没有人会相信这里不久前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件。

 

“又见面了,我的大侦探。”棕发的青年警官大大咧咧的走过来,丝毫没有顾忌此时蹲在地上,观察血迹那位侦探仿佛正在思考。“每一次都出现的这么及时,让人忍不住怀疑案件的凶手是不是此刻正在房中呢,撒加。”

 

“警方这一次的奔赴现场也很及时。”这是一句加重了口气之后的回答。被称呼为撒加的人似乎也不甚介意,或者说更像是习惯了一般——他缓缓地站起来,向对面的人投去一丝锐利而稍显玩味的目光,“那好,没错,人就是我杀的,你是不是要把我带去警局,然后顺便让我打电话给律师让他告你诬陷平民,顺便让我给你们局长欣赏一下你们队最近一个月每一次抵达犯罪现场所花费的时间记录?”

 

“喂...你不会连这种东西都记在那个本子里了吧!”青年一怔,随后打个哈哈,伸手就要去抢对方手里那本硬皮笔记本——自然未果。“你那个本子不是用来记录线索和思路的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信你真的会往上记。”

 

“一个好的侦探不会放过案件的任何细节和线索。”将本子收回随身口袋,撒加眼神不变,继续那样平静地看着对方。“有兴趣的话,可以等到局里之后给大家一起看看,艾欧洛斯警官。”

 

“呃....还是算了。”保险起见。谁知道那样的记录会不会真的存在。

 

———————————————————————

 

时针指向10点3刻。

封锁了现场之后的调查没有任何进展。

 

“所有碍手碍脚的人都已经被我赶出去了,不过这一次你好像有点慢。”艾欧洛斯靠在房门上,时不时看看墙上的挂钟。9分43秒过去了,再过一会,在日常调侃他的话语当中又可以增加一个话题了。

 

“我在找。”没有立刻做出回答,这是又过去了3分钟之后,艾欧洛斯已经在考虑下一轮调侃对方的话的时候,所听到的话。“现场太干净了。”

 

“干净的就像小说里写的,仿佛是完美伪装成一场自杀的他杀案件?”

 

“...不排除真的是自杀的可能性。”

 

“可是撒加。”艾欧洛斯终于改变了他维持许久的靠墙姿势,拿起一份之前准备好的档案递了过去。

 

“Pauline Viola.Vanderboom,1971年出生,1990年出嫁,于1994年诞下二子,现在丈夫子嗣俱在,家庭和睦。”

 

“你的意思是,珀琳夫人没有自杀的理由?”撒加瞥了一眼档案,随手直接没收。“一个人心理是不能通过他表面的生活来揣测的,也许她有不可告知他人的理由。以及。”抬手晃晃那一份档案,“为什么有线索不早点拿出来?”

 

“至少如果是我,我不会在拥有美满生活的情况下想着去寻死。”耸耸肩膀,我们的艾欧洛斯警官以无比坦荡的目光回应对面严肃的视线。“因为我想再次见证撒加侦探每一次到达现场,寻找到案件的线索不会超过10分钟的传奇。”

 

“......”撒加忍住了一个档案袋子拍过去的冲动。“你以为这就是一场和往常一样一起普通的凶杀案吗?”

 

“难道不是吗?”

 

就在两个人无意义的消磨时间的时候,房间里的一通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当艾欧洛斯走过去接起电话的时候,电话那一头又变成了忙音。

 

“打错了吧。”艾欧洛斯转身,却发现撒加突然死盯着那位死去的夫人的背部。随后他蹲下身子,一下子扯开了那位夫人后背的衣服拉链。

 

“...撒加,我知道你会给我一个解释,”双手抱臂,不知为何頗有些不爽的艾欧洛斯走到对方跟前,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论是从破坏现场还是从其他层面。”

 

“比如这个?”两根手指夹起一张白色的卡片,手指一翻,卡片上的内容呈现在了撒加眼前——

 

Your place is already taken。

 

“...可能说明罪犯还没有从他的中二时期毕业。”来自于不屑一顾的警官。

 

而手握卡牌的侦探却一直盯着那一行字,唇角碎碎念着重复着语句。似是猛然一惊,他突然一把丢下那张所谓好不容易寻来的关键线索——卡片,一下子朝着门口的方向冲去——

 

咔咔两声,木质白漆大门纹丝不动。

 

“......”转头看向朝着他的方向走来,似乎刚刚才萌起一丝认真严肃心态的青年警官,撒加的声音变得异常的低沉:

 

“......锁住了。”

 

评论

热度(13)